PAY OFF

記得之前的一篇叫文化溝通, 當中提到, 寫了一封電郵給組員,告訴他們, 我的不滿,有了一次坦誠的文化對話.

雖然Daniel的回郵像是小動物受傷後的極力反擊, 可是之後的幾次meeting, 他都很主動地提出意見, 相約見面. 是一個很好的改善. 🙂

最後一次的課堂準備, 我們相約商討如何設計課堂.

或許因為大家都累了,也因著那次的文化對話, 大家都很舒服地做自己. 於是又有了另一次的文化交流, 不過, 這次是開心的.

他們告訴我, 墨國人不喜歡hostel culture, 不喜歡和一群不熟的人混在一起,尤其是男女. 所以墨國人通常會去酒店.

他們說, 12月是party–xxx月, 不記得那個party  term. 墨國人的party culture, 甚至有pre 和 post– xx 的月份, 其實只是想繼續party, 把快樂延續. 

他們說在1月有一個節日, 就是會吃面包, 1月6日, 如果你吃的面包,當中有一個人形figure, 就表示你要舉辦 fiesta, 讓大家have fun.

他們也留意到,我們那個由學生設計的英語改善課程根本就是fundermentally flawed. 因為不少班級只是看電影而已. 那些老師學生沒有多大得著, 辜負了他們的長途跋涉. 因此想向當局 (TEC)提出建議, 要他們審查學生的教學方法.

他們說, 其實這也反應著墨國教育的問題, 老師沒有受到很好的Training, not well-equipped for the teaching, directly afecting the next generation.

不知道這和那次文化對話有沒有關係, 但看到他們的積極, 可以坦誠地分享, 勇敢地去面對自己國家的黑暗面, 還是讓人鼓舞的.

我想, 我應該是他們的朋友吧. 而不是那些他們印象中, 不可一世, 自我感覺良好的外國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