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

把自己困在房間一整天,直到凌晨5點終於把COVER STORY 寫了出來.
不過,很爛.但為了趕雜誌的死線,還是交了. 我也知道很爛, 可實在想不到可以如何寫得好一點…

—–
“I am very sensitive, I am afraid of being hurt.” 在昏黃的燈光下,30歲的他說。

他吸了一口手中的大麻煙,閉上眼,靜待煙力的擴散。然後,他睜開眼,意識到剛才那句的自相矛盾,解釋說,借助藥物,他才可以,勇敢一點地做自己。

在墨西哥城一間旅館的陽台上,凌晨12點30分,一個以色列男人和一個中國女生在談天。 
他說,人是一種可怕的動物,當開始掏心的時候,也是開始受傷的時候。曾經有不少身邊人都跟他說,他們跟他的關係是似近還遠,因為他不容易把自己交出,分享他的曾經。

“告訴我,告訴我當中的事實,人們一直想挖別人的底,可一旦真實坦露在他們面前,他們又能否承受當中的赤裸?”他冷笑了一聲,再吸了一口煙,“在‘分享生命’這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下,要人把自己交出,當中的軟暴力叫人反感。"

他的世界在不同的對立對中搖擺,愛與恨,黑與白,最甚者是,生活真實與虛假。
“你的理性告訴這一刻是真實的,但同時,你也肯定了某些虛假的東西。誰又能說,在你認定某種幻覺的同時,那種的判斷力不是假的呢?"所以,他總是感到存在的虛幻與無力。 

直至他遇了她,他的前度女朋友。對他來說,‘女朋友’三個字的份量很重,外表不俗的他,身邊有不少有親密關係的女性朋友。可是,能夠冠上‘女朋友’名銜的除了初戀女友,便是她了。她令他愛上了吸大麻煙,兩人經常一起吸食,在迷幻中不用去想生活的分裂,可以什麼都談,什麼都做,那種的‘自由’與‘真實’叫人上癮。
他開懷暢談與舊女友的種種,然後是大家的決裂,當中的欺騙與背叛…

夜越來越深,十二月的墨西哥城已步入冬季,寒意襲來,那位中國女生縮了縮肩膀,而以色列男人繼續忘我地訴說著。她了解藥物如何成了他與他前女友的媒人,可是,硬要她站在寒風中聽著他的種種,跟他說的,別人硬要他分享自己的軟暴力不是相同嗎?一種莫名其妙的反感湧上她的心頭,以色列男人繼續亢奮地談著他的過去,中國女生看著他,但思緒飄得很遠。

她想起了在聖經的一個故事:耶 穌從猶太往加利利,路經撒瑪利亞,在井旁遇見打水的撒瑪利亞婦人,那是烈日當空的正午。在之後耶穌與撒瑪利亞婦人的對話,道出了她正午前來打水的原因,因為她曾有五個丈夫,而現在跟她一起的男人並不是她的丈夫。為了避開世人的眼光,她選擇了在正午──沒有人出現的時間來打水。可她卻遇上了耶穌,一個初次見面,原本不會與撒瑪利亞人打交道的猶太人卻道出了她的生活狀況,知道她生命的無力感,更與她分享了得到生命活水的方法。

她不禁想:分享生命讓人與人之間連接,可是否所有的分享都有助生命的交流?耶穌與撒瑪利亞婦人是一個完美的例子。一個願意去聽,去明白,一個期待給了解,給包容。只是,眼前的猶太男人一直抱怨別人要求他敞開自己過分,但卻不知道,對面的中國女生已厭倦了他在藥物影響下的滔滔不絕。

她開始明白戴面具不一定壞事,有時候戴起面具是必須的,不然場面便會變得很尷尬。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分享認識真實的你,有時,懂得如何收起一部份的自己,讓自己和別人都好過一點。只是,要赤裸到什麼程度才算是坦誠而不醜陋,要修飾到什麼程序才算是大體卻不虛偽,都來都是一條難走的鋼線。

‘對不起,耶穌,我沒有祢的全知全能,知道別人軟弱什麼,需要什麼;也沒有祢的溫柔,可以讓人感到溫暖…’她默念著,打斷了以色列男人的話,與他告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