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晚我們在談Lady Gaga

拍紀錄片,對時間要抓得很緊,事前的計劃要準備得很足,因為製片人要負責的是整個crew拍攝那幾天的人生,當然還有當中牽涉的財政。

一個攝影師一天的人工是1萬港元,還有收音,交通、食宿等等,任何一樣出了差錯,隨之而來的善後便叫人頭疼,所以很多時都不能出錯。

可對於生活中的冷不防瘁的差子,又要隨機應變,靈活面對...

不過,在緊張過後,我們都只是一個小人物,喜歡玩笑,享受生活,在乎身邊的人..

回梅州拍有關瑪利諾修女的故事,當中涉及了中國敏感的宗教議題,而且把梅州天主教瑪利諾的傳教工作放入context的話,我們此行可以說是挺危險的。

瑪利諾會的修女在於1920s, 1930s已由美國遠到客家傳教,當時國共正在內戰,梅州的福特主教,(Bishop Ford)因為支持國民黨而在中共掌權後給收監,最後死在牢獄中。隨後是對修女的迫害...而曾經的主教府已被現在的梅州市政府拿來當辦公室了。

原本,我們打算訪問梅州教堂的兩位老修女,可一下車,廖主教便把我們拉到一邊,說是前幾天有幾個公安前來問話,是不是有攝製隊前來訪問,有什麼企圖,叫我們取消訪問。原本我們打算在14-16號去,最後改期了,可公安連這個也知道,難免不叫人懷疑,公安竊聽了教堂人員的電話。他甚至叫我們小心,周日的聚會可能有喬裝的公安混在會眾中。

好,唯有放棄當中的訪問。

這只是其中的一個小插曲...

從梅州乘車回香港時,司機播了BIG 4(許志安、張衛健、蘇永康、梁漢文)的演唱會DVD,當中有一個很Cyber的造型,一個crew member說,很像Lady gaga。然後有人說,如果lady gaga 有中文名的話,那會是什麼?

「還珠格格」另一位答。

於是會聽中文的人都笑開了。

說起lady gaga的爭議性,我便提了一句,「之前好像有新聞說,她是雙性人。」
然後大家又笑開了,

「佢係雙性戀,唔係雙性人。」

「你估係3D肉蒲團啊?」

然後,導演問了一句:「其實lady gaga係男抑或女啊?」

這一次,連司機也笑了,他插了一句:「話明係lady,梗係女架啦!」

於是,整程車就在笑聲中結束了。

回到香港,導演請整個CREW一起吃飯,也當是對美國攝影師的餞行。

她開了一瓶香檳,她帶我們去了一間好吃的飯店,去了吃糖水,當中我們又分享了這些那些的人生點滴...

忙碌、緊張過後,我們都放鬆,回復一個平常人習性,但卻有著比平常人更多的經歷去訴說。我們都會好好生活,我們喜歡分享生活。

「我們沒有時間孤獨,我們惟有歡樂的時間。(albert camus)」

再讀多一點點:
關於他的二三事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那一晚我們在談Lady Gaga

  1. 哈哈。

    我習舞時,聽老師說我們跳的是一種ladyboy的舞式,毫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跟著跳就是了。後來竟響起了Lady Gaga的音樂,我頓時明白了一點點。哈。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