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人生

關於生命,對於前途,我們都只是一個在巧克力盒前準備試吃的人,不確定叫人折騰,可未知也叫人期待。

只是一個簡單的訊息, “shall we have dinner tonight? Maybe invite jean as well.”
就這樣,三個同窗三年的同學,便一起吃了三年來最長的一頓飯。

大家一起談天說地,而彼此生命的故事總是最吸引人的。

就拿順德女生Jean來說吧。

初中畢業,去外國讀書,目的地是新加坡。坐在前往新加坡飛機的她拿起報紙一看,天啊! 她原本要入讀的學校倒閉了!!

15歲的她隻身在異地面對當中的無奈,想哭但沒有一個可以倚靠的肩膀。

Well, shit happens. 生活中的逆流、漩渦,既來之,則安之,也只能硬著頭皮頂硬上。一個人去移民局辦手續,找學校,好不容易,終於找到了一家中學收她,準備高考。

課程很淺,除了英文差一點外。以為可以考入重點高中,可惜名落孫山,只能進入一間普通高中。心中不忿,把心一橫,不如回到內地讀,本來打算在新加坡讀書,為的是學好英文,有一個較好的前途,可一波三折,星國太多華人,並不是最好的英語學習環境,而現在更入不了想進的高中,大概也進不了想進的大學,不如回去。

可是當時已過了所有內地公立學校的插班報名期,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她報了一間像香港李寶春般的私立名校。

以為沒望了,可那個校長打了一通電話,隨意問了她幾句,然後說:「你被錄取了。」

考大學,也不知該讀什麼好,便報了中大的傳理和港大的新聞。當時,港大給了她一個Conditional offer, 就是在公開考試拿40/45的成績,誰知她只考到39分。

「其實也沒有失不失望,人生經歷了太多開信、拆件之間的驚喜、失望,已習慣了。」Jean淡淡地說。

還好中大收取了她。便下定決心,交了一萬元訂金,帶齊入讀證明文件,準備讀中大。誰知,港大打來電話說,可能錄取她。

於是,懷著一絲的希望,她拖著中大的入學手續,等。雖然中大盛意拳拳地說,如果經濟上有困難,他們可以提供獎學金。

最後,當然是,她捨棄了1萬元訂金,捨棄了獎學金,入讀港大。
至於有沒有後悔,她只是說,她沒有入讀中大,輪不到她說,但辜負中大的一番心意倒是令她內疚的。

我和在旁的娜塔莎都為她的經歷嘖嘖稱奇,而她卻淡然地說,「我有一個朋友更厲害,一個小妮子,在初中時,隻身從南美的巴拉圭回到珠海讀書,那時她連一句中文也不會,可在最後,她參與以中文為母語的語文考試中拿了甲等成績。」

我們沉默了。

見了很多很厲害的人,也看見許多帶著「我要像xx一樣成功」,「我要比xx更厲害」的態度去過活的人,是的,以名利去衡量,他們都是成功的,只是,你在他們身上看見了ABCDE,唯獨沒有了獨特的他/她。

於是,便說了一句:「我不想成為某某的翻版,雖然我很平庸,可那是我,獨特的我。」

大家都相視而笑。

我想多年後, 我還是會記得在swire canteen 的這一頓飯, 我們一起談過去, 談未來,談人生的晚上, 以及一出門看見的那一 彎月, 慶幸在三年的大學生涯遇見了你們. 🙂

那天是2011年5月6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