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被脅持的童年

匈牙利的首都布達佩斯有一條叫Danude的河,它把這個首都一分為二,一邊叫布達,另一邊叫佩斯,想不到這也將男孩的22年的人生一分為二。 

「布達是一個他媽的悶蛋地方,在這裡沒有生活,它可以是未來退休的居所,但絕對不是年青人的地方。」帶點醉意的Loki說。

 在東歐流浪,做了兩個月的梳化客,因為住的地方是從網站couchsurfing找來的。 Loki是我在布達佩斯的Host之一,他的中學同學兼老死Lasi在佩斯的中心買了一間房子,邀請他同住。因為房子太大的關係,所以決定與像我這樣的世界居民,一起分享。 

他和Lasi帶我到布達參加了一個中學同學的餞別派對,因為她將前往土耳其交流一年。參加者啤酒喝完一瓶又一瓶,煙吸完一支又一支,要談的話題也談得七七八八,可是大家好像還沒有離開的意願。

一向討厭布達的Loki一臉不耐煩地說:「我要走了,留在這裏很沒趣。」 

因為在場人士開始說匈牙利文的關係,我連忙請Loki帶我走。跟在六呎高的Loki身後,他跟我訴說著布達的討厭。 

「我小時候是在這裏成長的,不,正確來說,我被困在這無聊的地方。無可選擇,更不能反抗。」他說。

 Loki一本正經的時候,是嚴肅的、銳利的眼神帶點邪氣,有種叫人緊張的氣質。可是一旦笑開了,臉上露出兩個小酒窩,眼睛瞇成一條線,是鄰家男孩的那種可愛。 

「我給我的親生爸爸擄走了,是的,他從我媽媽手中把我搶了過去。」他說。

我們坐上巴士,眼睛充滿紅絲的他對坐在前座的我說。 這一切都得從他父母的愛情故事開始。 

他們那1984年的愛情故事 

1984年,Loki的媽媽才17歲。在布達佩斯有一場大型的搖滾樂音樂會, 17歲的Loki媽遇上了年紀相約的Loki爸,搖滾樂、酒精、香煙,外加一點的大麻,就這樣,這一對初相識的男女嚐了禁果,而後果是仍在學的Loki媽懷孕了。 

「有了避孕套,這是家常便飯。」看著我帶點吃驚的面孔,Loki滿不在乎地說。 

年少的Loki爸放棄了Loki媽,更拋下一句:「那晚那麼多人,你怎樣可以肯定孩子是我的?」

 因為年輕,因為學業,家人朋友都勸Loki媽媽把孩子打掉,甚至威脅要把她轟出家門,更別提幫她養孩子。但17歲的她執意把孩子生了下來。 

四年後,Loki媽和Loki爸重遇,二人舊情復熾,決定正式結婚,重組小家庭。一年後,Loki出世了,日期是1989年2月4日,把故事人物放在世界歷史這個廣角來看,當時是冷戰的尾聲,東歐變天步伐正在秘密進行。而當中經歷著共產統治的新一代,像是Loki的父母,是失落的一代,在做又36唔做又36、而國家會為你的人生做選擇的年代,不少人都陷入酗酒的泥沼,因為當中有太多的壓抑與不得志了。

Loki的爸爸是其中一個,所以他們的小家庭幸福也沒有持續得很久。Loki父母的婚姻在四年後開始出現裂痕。 

「他們有什麼感情可言?不過是音樂會後的One Night Stand,而且重遇後,大家的經歷不同了,價值觀亦轉變,再組家庭,從一開始便是錯誤。」Loki說。

不同的打鬧,夾雜著酒精後的背叛,終於,Loki的媽媽決定放手,而他的爸爸亦準備另組家庭。Loki媽留在佩斯,而Loki爸搬去了布達。

 那些年,鬼祟見媽媽的日子 

在Loki8歲的那年,他爸爸硬把他從媽媽的手中搶了過來,因為他認為Loki跟在他媽媽身邊不能健康成長。原因是什麼,Loki 沒有多說。至於為什麼只帶走Loki,而放棄他的哥哥,因為他爸爸始終不肯相信那晚的一擊即中。 

「我不能見我的媽媽,我的哥哥,而且我的朋友都在佩斯。可我每天一放學就要回布達,我真的很憂鬱。」說話的時候,Loki眼中還帶有一些傷感,外加一絲憤怒。 

「那時我才8歲,能做些什麼?只能成為大人手中的玩偶。」他冷笑。 

他說,當他到了10歲的那年,明明很討厭學習的他竟參加了課後補習班,以便在放學後可以溜去看媽媽和哥哥,然後一個人乘車由佩斯回布達。 

「哇,10歲的你很酷!」我驚嘆道。 

「這不是酷,這是他媽的可悲,探望自己的親人都要如此鬼祟,偷偷摸摸,一個10歲的小孩獨自在天黑時,乘1個多小時的車從城市的一端到另一端。」他不屑地說。 

「一個10歲的小朋友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更實行出來,這不是酷,是什麼?」我反問。 

而當他13歲時,Loki的爸爸要舉家搬到另一個城市去,那將不是一個小時的車程便能與媽媽相見的事。於是13歲的他鼓起勇氣跟他的爸爸說了以下的一番話: 

「實不相暪,在過去的3年內,我一直都在放學偷偷地跟媽媽和哥哥相見,我喜歡跟他們一起住。過去5年,我還小,不能選擇我的路;現在我已13歲了,是時候為自己的人生作出選擇。而我現在的選擇是,跟我媽媽一起生活。」

 Loki說的時候,眼睛望著地下,13歲的那一幕在腦中重播。而我看著眼前22歲的他說話,看到的是13歲的Loki。 坦白換來的是爸爸的諒解,就這樣,13歲的Loki搬去佩斯跟媽媽與哥哥一起住。就這樣,Loki回到親切的佩斯,重新建立了自己的社交圈子。


 When Boys Become Men 

 「以前給困在討厭的布達,是因為沒有能力走。所以長大了,如果我遇上不順心的事,一定會反抗,像是剛才的Party,我不喜歡,所以我要離開。」Loki說。 

Loki是一個兒童playgroup的導師。他說:「那些小朋友很喜歡我,因為我明白他們,一個眼神、一個嘴角的動作,我已知道他們的心事,很多時都是跟父母有關。我知道,因為我曾經歷過。」 

他亦保證道:「如果我有小朋友,我一定會做一個好父親,因為他們沒有選擇權。我在學習唱歌,我要唱歌給我的兒女聽,我要讓他們開心快樂。」

 然後,他哼起了John Lennon的《Imagine》。 

後記: 

在Loki和Lasi家住了5天,發現他們中學同學間的感情很好,縱然大家已升上不同的大學,可還是彼此在乎。Lasi告訴我,在他們這班人中,幾乎沒有一人是來自完整家庭,縱然家中有父母二人,但其中一方也不是親生的。

Loki的那句「那時我才8歲,能做些什麼?只能成為大人手中的玩偶。」又浮現在腦海。觀看香港,單親家庭人數不斷上升,曾成長於單親家庭的小孩,無法亦無力為當中的種種作出改變,又有誰的童年不是被脅持的呢? 只是,是否就這樣定型了呢?

Loki的另一句「I have been there before.」令他成為不少小朋友的心事傾訴對象,甚至生命的啟蒙者。 

而「道成肉身」的耶穌,在2000年前被釘死在十架,死前給唾棄、受盡凌辱,當世界都為此感到灰心、絕望時,祂在3天後復活,告訴世界什麼是「拯救」與「愛」,「因為神差他的兒子降,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約翰福音3:17)

人世間種種的勞苦重擔,祂知道,因為「he has been there before and he has triumphed over death.」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