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

圖一: 非洲加納Accra (攝於10年8月)
圖二: 香港深水埗天光墟 (攝於12年6月)

兩個毫不相關的圖像,不同的時空、地點,但裏頭卻有相同的憤怒,以及小人物對生計、尊嚴的捍衛。

訪問一對在天光墟起家,靠賣二手用品維生的小情侶,於是有了一個staged 的photo-shooting,天光墟在晚上十點半開業,當中有不少基層人士在那裡買賣二手廉價貨品。其中一幕,攝影師叫小情侶在一地攤前看貨品。他已叫我在另一端引開攤主的注意力。不過因為一眾街坊,四面都是耳目,最後有一個老伯大叫:「影乜啊?你做乜影相?」

攤主一聽,回頭一看拿著攝影機的攝影師,他大怒,「你唔好再影,我警告你。」攝影師解釋說:「我唔係影你,我影佢地。」並手指著小情侶。可是攤主卻更生氣了,隨手拿起一個三角架,「你個*家鏟,你再影啊啦,我打爛你部相機。」然後周圍的街坊都起哄,站在攤主那邊,其中幾個染金髮的青年走過來,問攤主有什麼要幫手。我連忙說:「我地唔係影你。」最先起哄的老伯連聲問:「0靚妹,又關你事?…….0靚妹,又關你事?」攝影機只好把相機收起來。

離開群情激憤的現場,小情侶猶有餘悸地說:「頭先真係嚇親。呢度啲人係比較敏感,因為好多人都係拎綜援,偷偷出來做野,驚俾社署知道,無咗份綜援。」

*     *       *

想起在10年去加納考察。那裡的人對攝影機也是非常的敏感。我們幾個學生坐在私家車上,看著窗外的風景,一群非洲女子頭頂貨物在對面路口叫賣。我舉起了相機,她們發現了,很兇地看著我,口中念念有詞地說著,最後甚至舉起了中指,像是侵犯了她們私隱般。我不懂。

然後我們去了一個街市。同行的當地大學生已提醒我們不要拍人。而其中一個同學只是舉起相機,拍下了當中的一座建築,一個身型健碩的女子走過來搶那個同學的相機,同學拚命護住並大叫。女子更用手拍打同學的肩膀。幸好當地同學以更強硬的態度把女子喝退。

逃離是非地後,當地學生解釋道:「很多年前,有些外國記者、攝影師來到加納,拍下破舊、亂糟糟的照片,再放上互聯網,讓人以為那就是加納的全相。所以當地人民都對拍照人士懷有一定的敵對態度,認為他們是要醜化加納。」

*     *      *

在天光墟,給人喝住時,你問我害怕嗎?有一點,但很快消失,畢竟是「攞正牌做嘢」,公眾地方拍攝,輪不到他們管,而且那攤主真的不是主角。大概也從加納一事中學到了應付的方法。而加納,卻真的是Snap on people,反而有點理虧。真的,There is a reason for everything. 很多小事,以為過去,可是當類同事件發生時,才驚覺 life has prepared you for this.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