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歲男孩的夢想

「我的夢想是當一名full-time Artist。不過在馬來西亞,除非你來自富有的家庭,做藝術混不到飯吃。」他邊喝咖啡,邊談道。
在George Town早餐時遇見Vicent,他是Host John的教會朋友,然後在John趕去上班後,我們談了一會。 Vicent長得有點像王力宏,在學院教美術,因為學校開始放假,所以他可以遲些回校。

衡量

我告訴他,我辭職了,正展開兩到三個月旅途。「任性嗎?」我問道。
「每個決定都有好有壞,衡量過了,覺得值得就好。」他淡然地說道,「在學院教書有我喜歡的地方,也有我不喜歡的地方,但衡量過,我喜歡的比我不喜歡的多,所以決定留下來,已經第三年了。」
「在學院教書,學生多數是十九、廿歲,我比他們大八、九年,溝通相處容易。在學校有空時,我會進行我的創作,我的老闆知道,但他容許我這樣做,因為他也是一名Artist。如果我可以去一間大規模的學院教,但到時,我未必可以這樣。當然,有很多的Paper work,我是討厭的。」
他真人比上鏡好看很多。

Calling 

Vicent說,教職是他第一份正式的長工,之前有兼職做不同的工作,像是教人畫畫、平面設計,閒時創作,直至他找到生命的Calling,他決定正式找一份工作。
「讀Master時的FYP,我決定以Protrait為題,教授說我要有新的意念,可以表現出這個年代的精神面貌就最好。然後有一天我在Facebook, 看到很多的自拍照,不禁想,這已是這個年代的精神面貌,現在的人更有自信,不怕在人前展示自己。跟我們父母那一代,害羞,保守,完全不同。為什麼不畫出來呢?」他低頭攪著咖啡說。
於是他便從自己朋友的facebook, 朋友的朋友facebook 找來不同的自拍照,再以油彩臨摹出來。後來有咖啡店、畫廊、文化中心知道後,便邀請他在那裏開展覽,然後也有不同的媒體打來邀約訪問。 
於是他便展開Freelance / part-time / 創作的生涯。
「做藝術,賺不到錢,尤其是這些Protrait. 怎麼會有人買回家掛在墻上? 總得生活,現在很好,有一份穩定的收入, 可在財政支持自己想做的事。我的夢想是希望有一天可以開自己的畫廊,全職創作。但必須有一定的名氣才行,也要有一定的儲蓄才行。」他笑道。

篤定

他把咖啡喝完,告辭道:「我要回學校了,你慢坐。」然後再從錢包出掏出一張卡片:「這是我的卡片,保持聯絡。」

看著他拿著車匙走出餐廳門外的背影,如此篤定,在陽光普照的George Town, 有一個廿九歲的男孩跟你談理想,再看著他努力地朝自己的夢想出發,很有力量!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