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煙的時間

跟高橋沙織說她漂亮,她立刻害羞地縮成一團,
說自己不上鏡,不想拍照
我知道吸煙對健康有害,我也知道這一路走來,它成了我的Guilty plasure, 但卻不能不否認香煙可以打開話匣子,讓我在一根煙的時間里,聽了很多的故事,一如日本女生高橋沙織。
我們住在同一旅館,或許是因為我太八婆了,又或許是新加坡朋友的離開讓獨留在泰國的我變得不習慣獨自旅行的孤獨,於是在準備Check out 的時候,跟上架床的女生打了招呼,再隨性地一起吃了Brunch。
高橋是很運動型的那種女生,曬得黑黑的皮膚,骨架很高,短頭髮。等待食物來的時間,我們都逕自拿出了香煙,點燃,吸著。當下,便有一種無言的默契,覺得對方是個聊天的伙伴。
她說,來自日本的她是一個護士,工作十年後,便跟前法籍男友一起到澳洲渡過了八個月的工作假期。
「我們在日本認識,我教他日文,他學得很快,最後我們用日文交談。」她用結巴的英文說出自己的故事。
「我們在一起三年了,他想要結婚,可是我不想。然後我想要到東南亞玩,他不想。於是很自然地,我們分手了。」她吸了口煙,淡淡地說。「婚姻是地獄!」她不屑地笑道。
「不過,我想要孩子。因為他們很可愛,我來自一個大家庭,有什麼事都有兄弟姐妹和親戚照料,人老了的時候,也不會太悶。」她滿帶憧憬地說,「對,我有一個姐姐及一個弟弟,所以我也想要三個孩子,這樣童年才變得有趣。」
高橋說完,隨後又嘆氣:「唉,可我已經很老了,下星期就滿31歲了。唉!」
「沒關係,你還不算是高齡產婦,你很漂亮,一定會找到不用一紙婚書也願意跟你廝守一生的男人。」我安慰道。
「哈哈!對,人生很長,不用計劃太多,活著就好。」她豁達地說。然後從口袋中抽出一包日本香煙,遞給我一根,說:「那是我在Cambodia遇見的日本人給我的,你試吸一下。很淡,但味道不錯。」
分別時,她在我的筆記本上一筆一劃地寫上她的中文名子,看著她帶點倔強的側面,我明白道,有時,女人比男人還要灑脫果斷。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